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
首页鹤泠春(1v1 h) “喂喂喂!你端稳当点行吗?”

“喂喂喂!你端稳当点行吗?”

    姜露是三日之后来到公主府上的。
    说是小住,搬来的物件却并不少,珠钗衣饰、笔墨纸砚等应有尽有,连给她专门腾出来的那间厢房都被塞得满满的,不像是短暂住上几天,瞧上去倒像是要赖在公主府上似的。
    虽然鹤怡是以“多年未有时间相处”、“不妨来本公主府上叙叙旧”为由邀约。
    但彼此都心知肚明的,两个人之间并不相熟,关系又不是很好,都不是印因着对方才凑到一处,哪里有那么多话要说的?
    不过再怎么样,该有的礼节也还是要有的。
    刚刚才将屋子布置得差不多,姜露就到鹤怡院子里同她问好去了。
    姜露着一身翠绿色衫子,簪藕粉色蝶花钗子,两侧碎发规整梳在鬓侧,描了眉、涂了口脂,端庄可人,仪态大方。她躬身行礼,朝着谢鹤怡叩拜:“臣女姜露,见过公主殿下。”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鹤怡微微颔首。纵使再怎么看不顺眼,但不得不承认,姜露规矩是极好的,繁琐礼仪一律俱全,规矩也都行到了位。
    挑不出半分错处。
    “谢公主。”姜露慢慢起身,对上谢鹤怡的眸光,她何尝不知道这位公主殿下目光始终在她身上打量,抱的是挑她错处的心思?
    只可惜注定要让鹤怡失望了。
    姜家是世家大族,又出过一位皇后。
    知礼节、习礼仪,姜露从小被家中按照皇后的标准教导。自小就顶书籍、顶瓷碗练习步子,错过多少次,就挨了多少顿鞭打。她被家中嬷嬷打打骂骂无数次了,规矩细节都是一个个抠的。年年又被家族强制去各种宴会上献舞、露面,大场面见惯了,自然出不了什么错处。
    鹤怡倒真是想故意挑些错处来,找个正当理由罚上一罚、以消解过往那些心头之恨。可姜露是她叫来的,她能做什么?总不能因为挑不出错处便恼羞成怒,动辄对人随意打骂吧?
    “坐吧。”鹤怡撑起半个身子,仰着一张脸,也不知在瞧哪里。
    让人姜露坐了。
    她自己却是坐不畅快了,如坐针毡一般,换了好几个姿势,平时向来坐着的软榻怎么坐都不舒坦。
    明显像是在思索什么事情,鹤怡手上把玩着物件,睫毛忽闪忽闪,小脑瓜子迅速转着,也不知道手上哪来那么多假动作,嘴巴一撇,使出自以为多么高明的法子,刚给姜露赐了座,朝着里间的人喊道:“谢凛,做什么呢?还不快过来给人斟茶。”
    莞尔笑意瞬间僵在脸上。
    那两个字像砸到心底似的。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姜露的身子不由得一震。
    来人脚步一声轻,一声重。
    香味先人一步飘进了鼻息,一帧帧、一卷卷,悠远绵长,沁人心脾,单纯的茶香味令人忆起往昔,无数次的脑补在此刻即将彻底具象化。
    脚步声渐近。
    杯中慢慢斟满,骨节分明的大手将杯盏推到身前。
    茶香四溢。
    雾气缠绕之时,姜露抬眸,看着那副清隽面容,缓缓红了眼眶。
    “二殿……谢凛?”
    接过杯盏的手慢慢颤抖。
    几乎是有些失态了。
    “喂喂喂!”鹤怡侧身,在自己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抢先一步挡在了谢凛身前,跟护什么似的,像是生怕旁人多看他两眼,朝着姜露讥诮,“你端稳行么!”
    稍稍带些哽咽,姜露脑子里一片空白,连饮茶的规矩都忘了,胡乱之间海饮一口,又咳又呛,烫得舌尖都有些微微发麻。
    “端不稳当就赖自己。”
    “别是故意这幅样子,传出去说是我们府上的人故意要烫你!”
    姜露的目光凝在谢凛身上。
    谢凛眼睛却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把他挡在身后的鹤怡。
    他眉眼上挑,没忍住弯着唇。
    挺惊讶的。
    她什么时候知道护着他了?
    什么时候也开始渐渐在意他了?


同类推荐: 老师要稳住优质肉棒攻略系统(np高辣文)女儿奴(父女1v1h)每晚都进男神们的春梦(NPH)贪心成瘾(np合集)淫乱小镇笨蛋老哥(兄妹骨科)言教授,要撞坏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