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
首页鹤泠春(1v1 h) 倘若往后,滚滚浓精还会射到肚皮上、后背上

倘若往后,滚滚浓精还会射到肚皮上、后背上

    仿佛陷入了一个怪圈,鹤怡才是误入圈套的那个。
    谢凛说起话来弯弯绕绕的,又最是能言善辩、会自圆其说,鹤怡也不是没有提出过异议,只是刚发觉有一丝不对劲,都会被对方各种各样的说辞给圆回去。
    话说到最后,她也会觉得谢凛说的好像不无道理。
    谢凛虽装出一副可怜样子,但内里却全然都是隐藏不住的侵占欲。
    一双白皙的手被他扯过去,他瞧见鹤怡的目光被迫落在别的地方。
    知道她大抵在想些什么,可他不会给她太多思考的时间,也根本不可能会让她发现自己的这些阴谋诡计。
    刚一触到肉棒,谢鹤怡就被上面传来的灼热触感吓了一跳。
    没来得及躲闪,目光骤然触到,将这根很狰狞的肉器仔仔细细瞧了个清楚。
    很粗、很硬,一只手根本不可能握得住,顶端蘑菇头状的东西存在感很强,挺立的肉棍在她手心继续涨大几分,似是察觉到被握在谁的手里,物件跳了跳,马眼溢出点点清液。
    如此近距离瞧着,越发的骇人了。
    她没见过第二根东西,因此也不知道这种微弯的柱器到底是不是正常的。
    “松开啊,拿我的手在碰什么脏东西?”手心之中不仅有灼热触感,还有青筋刮蹭的酸痛感觉。
    不用看都知道白嫩手心被磨得通红。
    蹭的有点酸疼,鹤怡想躲开,可那双手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力气,她越躲,对方就握得越紧。
    拼劲最后一丝力气,她竭力将自己的手扯出来,拉扯之间不但没能松开钳制,反而整个手掌都贴了上去。
    看上去跟她主动将这根肉柱握进手里似的。
    从始至终都没想过放手,谢凛的眼尾都微微发红了。
    他凑她更近,下巴抵在她肩头,呼吸声喷洒在她耳边,声音清冷却故意压得很低,到她耳中更像是一种蛊惑:“公主不是想我快一些么?”
    “那就帮帮我吧。”
    “好么?”
    不自觉摩挲了下双腿。
    有股酥酥麻麻的感觉自小腹涌上。
    同方才自我纾解时的感觉有点相似,腿有点软软的,鹤怡也觉得有些晕乎乎的,隐约间好像有湿液自隐秘之处流出,莫名的兴奋感在隐隐作祟。
    松开还是帮帮他?
    想到到不了的感觉是很难受的。
    她瞧着谢凛那张脸,鬼使神差,好像有一瞬被蛊惑到。
    心跳漏了一拍,他又趁这这个间隙覆过来,手盖过她的包得更紧,一刹那间竟意外遂了谢凛心意,出乎意料的也没再继续挣扎。
    清醒状态下的这种还是第一回。
    向来被人好好伺候着的公主殿下哪里做过这种事情?
    她虽然虚虚握着那根东西,但肉柱不是一般的大,鹤怡的手根本就没法握住,她气凭什么谢凛的东西大成这个样子,一怒之下就开始胡乱使力。
    被握得倒吸一口凉气。
    忍到极致了,前端蘑菇头涨得发亮,点点浊液更是毫不留情染到鹤怡指尖。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    “谢凛!你这是什么脏东西?弄我手上了。”
    喘息声再难抑住,谢凛表面上说是:抱歉公主,是谢凛的不是,待会结束后,我会伺候您洗净的。
    心里却在想:这就嫌脏了?
    倘若往后,这种东西还会射到肚皮上、射到后背上,再将肉穴都灌满呢?
    那又会哭成什么样子?


同类推荐: 老师要稳住优质肉棒攻略系统(np高辣文)女儿奴(父女1v1h)每晚都进男神们的春梦(NPH)贪心成瘾(np合集)淫乱小镇笨蛋老哥(兄妹骨科)言教授,要撞坏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