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
首页鹤泠春(1v1 h) 伺候梳洗也是伺候,伺候床笫之间也是伺候(

伺候梳洗也是伺候,伺候床笫之间也是伺候(

    伺候梳洗也是伺候。
    伺候床笫之间也是伺候。
    谢鹤怡年纪小,想的没那么深远,脑中的伺候只不过就是简单的服侍梳洗而已。
    但谢凛情绪鲜少有波澜,不加一丝愠怒,又次次妥善应对她的话。
    倒让她觉得自己无法反客为主,一下处于弱势地位了。
    鹤怡从来都是将自身置于主导地位,旁人向来对她也是言听计从。
    她哪里受得了这个?
    “连伺候人还要学的?”身子微微往后仰,震惊嫌弃的表情不加一丝掩饰地摆在脸上,檀口微张,“那你到底能会些什么?”
    “你同那闻亭一并由我公主府养着,看看人闻亭,再瞧瞧你。”
    她瞥了男人一眼,昂着下巴,不知道学着谁的样子拿腔作调,故意挑着刺的想要折辱谢凛,“进公主府也有些时日了,就一点长进都没有?”
    “闻亭都能学会放下架子,知道谁顶在他上头、谁在养着他……”目光扫视,凤眸将穿着粗布衣料的谢凛全身上下都打量一通,在同他目光相接的时候冷哼似的嫌弃开口:“你就不知道?”
    几乎都是用眼角看人了。
    “我记得你从前也不至于像这般愚钝啊?谢凛?”
    唇角勾起,带着恶意,想要同他故意作对一般。
    即使自己的处境算不得好,可那双玉足仍是往青年怀里顶着。
    她声音清亮。
    说完之后眉梢翘着,骄傲的像小孔雀。
    最后两个字在齿间婉转划过,咬得不轻不重,尾音里还带着些娇俏而不自知的小钩子。
    被娇惯着长大。
    鹤怡是向来藏不住什么情绪的。
    说出来的话硬是往从前朝中二殿下的伤疤上直撒盐,连仅有的一些想要故意刁难谢凛的小心思全表现在脸上。
    她还得意洋洋地看过去,试图从他面上看出些波澜。
    可惜事与愿违。
    不甘、悲伤、恼怒……
    这些预想中她想看到的表情,通通都没有。
    谢鹤怡自认为颇为恶毒的言辞对谢凛丝毫没有任何影响,就只是看见他微微有些出神。
    像是完全没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一样。
    四目相对。
    谢凛微微眯了眯眸子。
    以往做二殿下的时候多数人对他都是虚情假意。
    鹤怡倒是初心不改,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都一直朝他甩脸色。
    听到自己名字从谢鹤怡齿间划过的时候,谢凛的表情隐隐有些异样。但也只是那么短暂到可以忽略的一瞬,很快便恢复至往常。
    再怎么说,他至少也是她的兄长。
    虽说鹤怡总是这般不守规矩惯了,也从没将他当作兄长对待过,可不管怎样,她是不是不该这般折辱他?
    谢凛知道自己并不应该去在意这些无所谓的事,也很清楚有的东西他不该去想。
    听到她的话,他却还是忍不住想,她为什么总将自己同闻家那位相比?
    她很喜欢闻亭?
    还是……
    闻亭能讨她喜欢,自己不能吗?
    目光轻微扫过去,视线悄无声息粘连。
    谢凛一向不爱表露,也自知有的东西并不能在这时候去触碰。
    然而此刻他垂下眼眸,鹤怡鲜红丹蔻映在眼前,他却鬼迷心窍伸出手指,顺着脚踝往上。
    粗砺的、带着些热意的掌心覆上去,指尖摩挲着鹤怡的脚踝。
    轻轻的,没有特别明显的触感。
    但却莫名心里一紧,情不自禁想要后退,被他覆上的那块肌肤都在微微发烫。
    她鲜少见过谢凛这副模样。
    梦中的那些旖旎场面又浮现在脑海里。
    谢鹤怡猛地一怔,被握住的那只脚踝瞬间失了力气。
    细微的酥麻感袭来,身子也软了大半。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周遭似乎已经全被谢凛的味道侵占。
    再次对上谢凛的双眸,察觉自己有些轻微的颤抖,连头皮都在微微发麻。
    令她怎么都觉得不太对劲。
    这其实算不上什么很亲密的行为。
    但也绝对不是他们目前这种关系可以做出来的事情。
    “你……你?!”
    “谢凛!”
    话不上不下的卡住,鹤怡似乎是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气昏了头,说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    往日的虚伪模样好似不复存在。
    她在他眸中看到一种先前从未见过的情绪。
    “谢凛愚钝,并不知道殿下所说的是哪种伺候法。”
    此刻谢凛又出声了。
    分明行为相对于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些过于逾矩了,他却还一脸谦卑。
    倒真像在真心实意发问一般道。
    “闻公子也是要这般伺候您的吗?”
    ——
    下跪,跳舞,翻跟头
    投点珠珠给朵吧
    助力鹤怡在床上扇谢凛巴掌,谢凛在床上抽鹤怡屁股(  ???  .?  ???  )?


同类推荐: 老师要稳住优质肉棒攻略系统(np高辣文)女儿奴(父女1v1h)每晚都进男神们的春梦(NPH)贪心成瘾(np合集)淫乱小镇笨蛋老哥(兄妹骨科)言教授,要撞坏了